程序员培训班要多少钱「7天夏令营收费1980元到3700元,家长花钱给孩子买苦吃值吗?」7天夏令营收费1980元到3700元,家长花钱给孩子买苦吃值吗?

01

2008年10月的一天上午,我正在办公室看《思考致富》,突然听到“咚咚咚”有人敲门。

“你好,请问过里(这里)是口才培训滴啵?我在网上看到你过里(这里)搞么子培训……”


“是的是的请进。”


把这位访客招呼进来,寒暄完毕,才仔细观察了一下:

四十岁左右年纪,头发稀少,圆脸,身体壮实,他是第三个学员,也是第一个主动登门的。

“我们单位经常要做项目汇报,我不敢说。”


“什么单位啊?” 我在笔记本上记录着他的情况。


“中铁下面的一个建设单位。”


“哦,挺好的单位。”


“是啊,发展机会蛮好,我是工程师晓得不啰,领导一直要提拔我当项目经理,可就是该过(这个)口宅(口才)……哎……” 说到痛处,他开始摇头。

我饶有兴致地听这位姓陈的工程师描述着他的状况,看他叹气,就鼓励他:“嗯,没关系,至少你今天来找我,就已经开始改变了,对吗?”


“嗯,是地,我的情况可能比较严重……”


“严重?怎么个严重法?”


“我一到开会的场合,生怕被点到发言,知道要发言,或者突然被点到,就会全身冒汗,手心冰凉……”


我边听边点头,想象着他描述的情景,看了看他头发稀少的头顶,似乎真有汗珠冒出来,秋日上午的暖阳透过窗户一照,还有点发亮。


通过“陈工” 的描述,我想起了自己小学五年级演讲比赛紧张,和高三那次辩论赛的紧张场景,于是说道:“陈工,你这个很正常,可以改变的,以前我也这样,讲多了就好了。”

“真的吗?” 他希望从我眼神里得到坚定的答案。


“嗯!” 我给了他一个确定的眼神。


02

通过沟通,他每周抽三天晚上来办公室,我给他做训练。第三次来的时候,一见面,他就塞给我一千块钱,说道:“古月老师,我先给1000块钱,训练几次之后再给。”


我拿着钱,感觉捏的不是钱,而是捏着学员的“认可”,对自己也充满了信心,说道:“行,没问题,接下来你如果有机会发言,我陪你去现场,给你加油。”

“有倒是有机会,我只是有点怕……”


“不怕,你肯定能做到!最近一次哪天有?”


“那就下周三吧。”


03


过了几天,周三下午我去了陈工的单位,在走廊上,他握着我的手说欢迎欢迎,我感觉他的手心确实有汗,鼓励到:“相信自己!你一定可以的!”


“好的好的好的,我去个洗手间……” 陈工说完往洗手间走,我知道这是紧张导致的正常反应,也跟着过去。


过了一会儿,我让陈工做一些放松的口腔运动,过了几分钟,会议就开始了。人不多,一二十个人,都是他们项目上的同事,因为是内部会议,所以每个发言的人都是坐在位置上说。


轮到陈工的时候,我发现他眼神看向我,像是在寻找救命稻草。我坐在边上列席,就给了他一个点头微笑的鼓励,接着看到陈工增强了信心,开始说项目遇到了什么情况,如何如何解决……

“哎呀,今天真是新媳妇坐轿子,头一回!哈哈!” 陈工抹了一下稀疏的头发。


“挺好的!讲得很好!” 我知道这时给他信心和鼓励很重要。


“真的吗?”


“真的呢,你没发现他们都认真在记笔记呀。”


“开始确实紧张,算是勉强过关吧,谢谢古月老师!”


“没关系,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,万事开头难,今天开了个好头!”

后来,陈工又来了几次办公室训练,告诉我单位给他配了一辆三十万的本田车,没多久他就调到外地去负责一个路桥项目了……

《中国合伙人》孟晓骏紧张忘词


通过“陈工”这个学员开始,接下来的学员,大多数来学习,我发现都有一个共性,那就是“怯场,紧张忘词”,慢慢的,指导的学员多了之后,这一点也就成为我开发课程的一条主线,越来越清晰了。


发现学员演讲的痛点,从“怯场,紧张忘词”开始了……

莲花演说演讲口才训练机构专注于帮助企业老板提升演讲力,领导力口才,帮助职场精英的沟通技巧培训,助力企业成长,解决“怕上台、怯场紧张忘词,说话没条理,发言没重点,演讲没感染力”等演讲困惑问题。设有成人口才班,演讲培训班,主持人专业培训课程等,成人演讲口才培训零基础一对一教学。

?

7月25日早7时。王家墩CBD一栋住宅楼的20楼儿童房。妈妈玉洁掀开一一的睡衣,一一后背上光溜溜的,那些曾经密密麻麻的红点点终于消退干净了,这是一一从吃苦夏令营回来的第九天。

参加夏令营的孩子,没两天手臂就晒黑了。

7月25日全天。南湖洪山创业天地10号楼的10楼,仍喜欢自称程序员的孙铭鸿,把自己关在办公室一整天,为8月份开营的一个夏令营编写教学计划。

7月25日晚8时。黄陂武湖田田素质教育培训中心,35岁的刘海成开始带着一群入营3天的7-13岁的孩子进行队列训练。

少儿夏令营今年夏天火了起来。7天、14天、21天,每天报名参加不同天数夏令营的孩子一拨拨涌向训练基地。武汉周边的研学基地装不下了,又涌向红安、孝感、麻城、大冶等地,在或老牌或新建或由休闲农庄、山庄改造的训练基地,夏令营结束后又一拨拨散去。

每个夏令营收费标准不一样,以7天为例,在1980元到3700元之间。家长花钱让孩子去夏令营买苦吃,值吗?记者近日进行了走访调查。

盼望着远离妈妈的一一

第一个晚上就想家

参加夏令营的孩子。

“盼望着,盼望着,出发的日子就到了!”10岁的一一用这样的句子开头。他说他就是盼望着远离妈妈玉洁,“妈妈的嘴像机关枪似的”。

秋季开学读小学五年级的一一,已阅读700多本课外书籍。酷爱阅读令他拥有远超出这个年纪的丰富词汇。

一一希望把这次7天夏令营的一些片断放进大脑皮层里去。训练喊口号,10人组成的小队声音很小,但当全营49个人一起喊的时候,“那声音就会很大呢,感觉声音在那儿能震破天”。打真人CS(一种名为“反恐精英”的游戏),不论战术多高明,人少了不行,“人多包围点就多”。

到达营地的第一天,一一走上讲台,面对着大家竞选营长。他大声说出一句竞选词:“我为了荣誉而来!”

一一去的营地是今年由休闲农庄改建的,设施陈旧。每天洗脸、刷牙,要去屋外。屋檐下的水池长着他只在书本上见过的青苔,有时水龙头里的水还有铁锈一起冲出来。一间房里,4个高低床,住了8个人。第一天躺在床上不久,就开始全身痒,一一听了室友40多分钟指甲抓挠皮肤的声音,最后沉沉睡去。第四天晚上,忘记关门,屋里飞进了很多虫子,还有一只知了飞到了房顶上,叫声刺耳。

玉洁没有听到儿子一声抱怨。这些,一一接受记者采访时才说起。

在家盼望早点离开妈妈的一一,到了夏令营的第一个晚上就想家想妈妈了,像受到感染一样,其他7个孩子也都说想家。

7天都没有像在家里那样好好洗个澡,但一一要把浴室里的欢乐放到大脑皮层中去记忆。

夏令营结束的那天,一一上台演讲,头一天就接到要演讲的通知,但他没有写稿子。他说,自己演讲时一定要眼睛看着观众,这是一种尊重。在即兴演讲中,一一讲了自己7天的成长。

看到儿子演讲的视频,玉洁哭了。她说,花3700元送儿子去吃了7天苦,很值!

两个男孩的全职妈妈

陷入教育儿子的焦虑

迎着晨曦跑步,是夏令营孩子们每天的必修课。

38岁的玉洁,是两个男孩的全职妈妈。自大儿子一一读小学四年级下学期以来,她就陷入教育儿子的焦虑。

“焦虑主要还是来自学校。”玉洁认真地梳理着自己,自我调节,她不能过多地在一一面前表现出自己的焦虑。

有一段时间,玉洁很怕接到一一班主任的电话。有一天,她对打来电话的班主任说:“你找我孩子爸爸吧,不要找我!”

给一一报名参加少儿夏令营,是玉洁自己的决定。“一一站和坐都没个样儿,丢三落四的,到夏令营,让他学习雷厉风行的作风。”

当带着一身红丘疹的儿子站到自己面前时,玉洁感觉她的焦虑也在被治愈。她从每天夏令营老师发来的视频照片和一一在夏令营结束时的演讲,看到了自己眼中粗心大意、在老师眼里一身小毛病的一一的另一面:他能独立思考了,有丰富的精神世界。

程序员开办少儿编程夏令营

获家长认可

谁知盘中餐,粒粒皆辛苦。秧苗是仿真的,辛苦是真实的。参加夏令营的孩子在劳动。

7月6日到16日,孙铭鸿带着52个少儿编程兴趣班的孩子,到离武汉上百公里的黄石大冶鄂王城研学基地,进行了为期11天的具有编程特色的夏令营集训。

今年43岁的孙铭鸿,2019年的年底与人合伙开办了武汉耘心编程教育科技有限公司,专注少儿编程培训。此前,他做过20年的程序员和游戏公司技术总监。

少儿编程能培养少儿的计算思维。儿子10岁时,孙铭鸿想送他去编程培训班学习。选班的过程中,孙铭鸿发现少儿编程培训班普遍开设的图形化编程(scratch系列)、机器人编程,作为孩子的游戏娱乐是可以的,但起不到训练思维的作用。于是,他决定自己来办一个编程培训的机构。

孙铭鸿没有校外培训点,他被6所学校邀请到校内办兴趣班,从初中和高中选拔学习成绩好的孩子,在下午的社团时间上课。每个兴趣班,每周上一次课,一次课90分钟。对小学四年级及以上学生,开设自己团队研发的课程;小学四年级以下学生,开设3D动画编程课程。

去年暑假,孙铭鸿尝试用以编程为特色来做一期夏令营,60个孩子参加了,在家长中反响不错。今年6月初,夏令营通知一发出去,10天不到就满额了。74个报名的孩子,有22个是去年参加过的。

但临出发前,这22个“回头客”不能去了,因为学校临时有其他安排。

这个以编程为特色的夏令营,每天有5个小时来学习编程,剩下的时间搞其他训练。11天的夏令营编程学习的时间相当于学校兴趣班的两个学期。

令孙铭鸿高兴的是,他的努力得到家长的认可。这期夏令营回来,很多家长找上门来,强烈要求8月再开办一期。家长们告诉他:“8月份,我家孩子有时间。”

田田素质教育培训中心

顶撞教官“小霸王”变乖了

一双小手也能把被子叠成豆腐块,参加夏令营的孩子在叠被子。

刘海成的脸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,被晒得黝黑。

刘海成是黄陂武湖田田素质教育培训中心的总教官。今年暑假,这个中心请了100多名教官,他们全部是退役军人,负责孩子的训练。

开办了15年的田田素质教育培训中心,是功能齐全的户外训练基地,一大半的业务是企业的拓展训练。过去最好年份的暑期,少儿训练业务在这里也只能占到一半。但今年夏天,160亩的营地里全是孩子。总结15年少儿夏令营的经验,该中心负责人认识到,单纯的训练已经不能够满足当今孩子将来踏入社会的需求,他们围绕感恩、生命、学习态度、内驱力和目标感等开发了60多种课程。

该中心与武汉周边其他几个老牌的研学基地一样,预定在6月以前就满了,7月找来的机构被告知“无法接待了”。这些机构就不得不去找其他新建的甚至是外地的基地。一一去的基地和孙铭鸿去的大冶,就是这种“溢出”的结果。

刘海成在大门口就能感受到这批孩子的不同:很多家长开着豪车把孩子送来,孩子拖的行李箱不乏顶级奢侈品品牌。“我们管不了他了,送到你们这里来,请你们好好管管!”这是刘海成听得最多的嘱托。一接手,顶撞教官的“小霸王”也比过去多多了。

不管是7天还是14天、21天,到了该中心,每一天从早晨6时起床,到晚上10时30分熄灯就寝,除了吃三餐饭和午休,孩子们的时间被各种精心设计的训练课程占满。衣服自己洗,内务自己整理,紧凑又紧张,体力上的疲劳是他们在家里和学校里从来没有过的。

“一般来说,训练了三四天后,就可以看到孩子的转变。”当他们在夏令营结束走向营外时,与来的时候判若两人:来的时候一盘散沙,东张西望、交头接耳;走的时候,排着队,自己拉着箱子,唱着歌,有礼貌地跟教官和生活老师告别。

“即使是时间最短的7天营,也一定会给孩子留下一些影响他们一生的东西,但7天就能让他一辈子都这样,那就是骗人!”刘海成说,参加少儿夏令营回到家的孩子们,要不反弹,那也需要家里的环境有所改变。

刘海成问:“孩子们回家后,家长能让他们像在夏令营一样自己洗衣、整理内务吗?”

(长江日报记者田巧萍)

【编辑:张靖】

0 评论

发表评论